在低谷里的互联网大佬是如何谈自己的创业路,一致表示:休息完还得折腾

俞敏洪,张朝阳,雷军:休息完还得继续折腾。

不到半个月,已经有三位商界领袖在公开场合谈及“人生低谷”。

8月11日晚,雷军的年度演讲没有谈小米,而是讲了三个关于他陷入低谷的故事,即金山时期的产品“盘古”滞销后,他亲自“站在店里卖货”;与微软竞争无望,“平躺”半年;创立的B2C电商卓越网被迫卖身。没有赶上互联网大潮,错过了电商大潮。

7月31日,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和搜狐创始人张朝阳刚刚在《星空下的对话》中谈完了星星和生命的意义。

在低谷里的互联网大佬是如何谈自己的创业路,一致表示:休息完还得折腾

两人都是60年代出生的。名校毕业后,他们慢慢走上了创业之路,经历了种种困难,带领企业上市。在20多年的热血沸腾中,这三位大佬经历了无数的亮点和低谷。

在现在这个节点,大佬们回忆人生低谷,外界并不意外。从外部环境看,半年来,疫情持续,全球经济面临严峻挑战,市场短期内普遍信心不足。2022年,整个互联网市场的时代已经过去,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平衡的阶段。三位大佬掌舵的小米、新东方、搜狐,或多或少都遇到了一些问题。目前小米、新东方、搜狐市值分别为3009.86亿港元、344.48亿港元、6.78亿美元。

半条命,在商界打拼的大佬们依然在一线,面对的困难从未减少,但都是透明的。与过去相比,似乎少了“成大事”的激情和野心,多了对人生意义的探索。那些经过多年淘洗和打磨的经历和经验,或许也能启发目前迷茫的创业者和年轻人。

老大哥开始说“低谷”
生活中,亮点难持续,低谷频现。如果总结一下三位商界领袖过去的人生低谷,你会发现,早期,雷军的低谷是错过大势;俞敏洪的低点被内斗困住;张朝阳的低谷可能是失去了自己。

雷军出生于教师家庭,毕业于武汉大学。1992年得到金山创始人求伯君的赏识,加入金山。到1996年,他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低迷。

经过三年的闭关,雷军带领团队研发的盘古组件于1995年4月正式上市。我以为这样可以大卖一笔,赚一笔。“庆功宴都准备好了”,没想到产品滞销。到1996年,为了销售盘古软件,北京金山总经理雷军亲自到一线“站店卖货”。但在卖货的过程中,他发现盘古只是闭门造车。与这个软件相比,人们对“计算机导论”等基础软件更感兴趣。

当时,金山在与微软的竞争中看不到取胜的希望。1996年4月,雷军主动向求伯君提出辞职,但遭到拒绝。最后求伯君给雷军放了半年长假。在这半年时间里,雷军彻底放松,沉迷于泡吧、跳舞、论坛。

回到金山后,当雷军还在专注于内部重组时,网易、腾讯、新浪等互联网公司已经出现。雷军自觉错过了互联网大潮,却发现了B2C电商的机会。1999年,Joyo.com在金山成立,但一直挣扎到2004年,都拿不到融资。最后被迫卖给亚马逊,Joyo.com后来成了亚马逊中国。

他的结论是,绮优之所以失败,是因为它“成立于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,在电子商务全面崛起之前就倒下了”。所以,雷军一直信奉“顺势而为”。

雷军低谷故事里没有提到的小米,也是内外压力。在雷军去年的年度演讲中,小米手机刚刚在2021年第二季度首次实现出货量全球第二。到今年第二季度,已经跌回全球第三。

市场份额仅次于。2022年以来,整个手机市场不景气,而在营收占比过半的海外市场,小米在印度和意大利遭遇重罚。

或许,这也是雷军在这次年度演讲中说了一些新东西的原因。“在科技行业工作了30多年,经历了漫长的挫折和痛苦。”他在预告视频中感慨。

相对于已经出版了很多书,在全国范围内举办了无数场讲座的雷军俞敏洪,这一生的亮点和低谷都为外界所熟知。

出身农村,俞敏洪我高考考了三年才考上北大。我的大学时光是靠国家助学金度过的,因为压力过大,过度劳累,休学一年。

但新东方创立之初,就踩准了留学的大势。1993年,创办新东方。1995年,他邀请许小平和王强回来共同创办公司。然而,2000年前后,新东方内部利益分配问题不断爆发,由俞敏洪邀请的“兄弟”与俞敏洪的亲属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为了内部利益,俞敏洪一度主动放弃新东方总裁职位,从董事长位置上退了下来。大概有一年的时间,他无法参加董事会,只是担任一名普通的新东方老师。

终于在2006年,新东方上市,成为中国第一家教育培训上市公司。接下来的十年,新东方从留学起步,到K12,从线下培训到线上培训,成为未来线下培训两大巨头的位置。

但是在升级打了十几年怪物之后,终于进入了最黑暗的时刻。这两年,新东方接连遭受重创。一是疫情下,全国各地的线下训练按下了暂停键。去年“双降”来袭的时候,整个K12行业都在进行政策调整。俞敏洪多次提到新东方业务转型中的焦虑和挣扎。

今年年初,他对已经跌到谷底的新东方总结如下:“市值下降90%,营业收入下降80%,辞退员工6万人,学费返还、N+1员工辞退、教学点租金返还等现金支出近200亿。”6月,东方精选的意外火爆,透露出新东方转型的效果。

“我和查尔斯(张朝阳)有一个共同的特点。我们的公司遇到了很大的困难,他们不是业内最好的公司。”俞敏洪在最近的直播对话中直言不讳。

外界熟知的张朝阳,多年来一直深陷抑郁。从美国留学回来后,1998年成立搜狐,2000年带领搜狐上市,获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赞助权,在北京的公共交通上打出“看奥运,去搜狐”的广告,可以说是一路高歌猛进。

在公司发展初期,张朝阳也曾经历过董事会的斗争。国外的董事会成员不断对搜狐的业务和张朝阳指手画脚。直到2003年,张朝阳才整理了董事会的事务。但与董事会的斗争,与张朝阳与个人“精神危机”的斗争相比,只能说是“小巫见大巫”。

在搜狐高歌猛进的时候,张朝阳这个有钱有势的人开始沉迷于名利场。开派对、买游艇、拍时尚杂志等事件时有发生,但在表面风光之下,张朝阳感到了巨大的虚无,开始出现精神危机。他自称“人生经历太密集,太烧脑”,因此陷入抑郁,两次闭门谢客。

然而,闭关锁国的政策让搜狐输掉了微博之战。后来,无论是2013年前后开始的视频平台大战,还是2019年搜狐的社交和直播,搜狐都没有大获全胜,慢慢离开了“舞台中央”。

大佬们靠什么走出低谷?
造成职业低迷的因素,有些是可控的,有些是不可控的。但在企业管理和财务方面,老板们会设置一个安全门槛。

雷军在微博发布的视频中提出,“有一次公司发不出工资,我急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。所以后来,我必须在公司账户里留一笔现金,就是天塌下来我也不动,就是保证我能发18个月的工资。”

在以预付费模式为特征的教育培训行业,当无数机构被家长诟病“双减”下退费难的时候,新东方却平稳过渡。也是因为俞敏洪在经历了2003年非典下的停课退费潮后下定了决心。如果有一天公司突然倒闭了,账户里的钱肯定是可以退学费和支付员工遣散费的。于是,去年“双减”后,新东方花了近200亿的学费返还和员工遣散费,依然没有带来太大的危险。

在社交和长视频平台密不可分的时候,搜狐一直对烧钱持谨慎态度。保守的搜狐也赚了一笔。

然而,比走出职业低谷更重要的是如何度过自己的精神低谷。从大佬们的经历中也可以看出,还是要靠自己。

“平躺”的半年,雷军说自己完全放松了,但无论是泡吧、跳舞还是泡论坛,都在寻找机会。

Paobindi发现酒吧生意很火,于是雷军直接调研,看能不能开个酒吧。哪怕是泡沫论坛,雷军也是有目标有追求的,会认真准备每一篇帖子。帖子多的时候,他每天能发几百条,帖子多的时候他就成了版主。也是通过泡泡论坛,雷军认识了马花藤和丁磊。

当时别人以为雷军是在逃避,甚至还有人觉得对不起他,但雷军不这么认为。“只要你有一定的自制力,娱乐也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式。”他在演讲中说。

比起雷军、俞敏洪和张朝阳,他们透露了更多的心路历程。

俞敏洪曾自曝曾患躁狂症,15年吃了3000多片安眠药。他在加拿大渥太华出差时,看着20楼敞开的窗户,想跳下去。但是因为有了孩子,我知道我不能跳,所以我穿上羽绒服,在零下30度的街上走了4个小时。

他坦言,“我更习惯低谷,也可能我更习惯一无所有,因为一无所有太漫长了。所以,我觉得只要不丢了命,我就没事。如果我回农村,我家还有宅基地。所以,我并不担心低点。”

对于“如何走出低谷”这个问题,张朝阳的第一反应是“很难”。

他的经历是,恢复高考后开始学习,考上清华后陷入了考试的竞争中。大学毕业后,他什么都不懂就被扔到美国学习。或许正是迷茫让他在2008年的搜狐高光陷入精神危机,两次关门。

“年轻的时候,没有一个完整的认知。比如你这辈子要追求别人的认可,什么样的认可才是正确的?人生的意义是什么?我当时是不会想到这些的。”他说。

虽然从2013年开始,张朝阳持续出现在大众视野中,但他认为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已经慢慢找回来了。直到2016年前后,张朝阳才慢慢苏醒。

半个多世纪,大佬们停不下来。
相比那些离开一线退居幕后的商业大佬,俞敏洪、张朝阳、雷军,这三位60后大佬依然奔波在商业一线,可以说难能可贵。

三个已经通过人生无数低谷实现财务自由的大男人,并不是都完全没想过退休,但他们也知道,真正的退休是很难的。

2007年离开金山后,雷军隐退江湖一段时间,一边做天使投资,一边系统反思总结自己过去的经历。在他心中,人生的目标是“大成功”,而不是“小成功”。40岁开始的时候,有了后来的小米和顺为资本。

到去年3月,雷军在发布会上宣布,小米未来十年投资100亿美元造车,前期投资100亿,他将亲自带领团队进行人生最后一次创业。年度演讲当天,也是小米正式宣布进军电动车行业的第500天。雷军公布了小米汽车的最新进展,目标是2024年进入自动驾驶行业第一阵营。

三位大佬中,年纪最大的俞敏洪,早在2020年爆发的时候,就在一次直播中公开表示自己有退役的打算,新东方准备让给更年轻的人。然而,事情并没有如他所愿。

在与张朝阳的对话中,他也直言:“退休和退休的界限,在于多为新东方工作,还是多为自己工作。如果没有新东方的这次改变,我应该只会把20%-30%的精力投入到公司的运营上,剩下的都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”

在“双降”下,俞敏洪不得不率先对新东方进行掉头改造。其中新东方的线上转型,是直播平台东方精选帮助农民,是一次再出发。他觉得60岁还是创业的年纪。所谓的创业不是从零开始,而是不断创新,突破局限。现在,俞敏洪停不下来。

但张朝阳认为,人生没有退休的概念。他说“我不相信退休这个词”。从精神危机中走出来的张朝阳,价值观改革了,人生的意义开始越来越清晰。“人必须工作,这是你对个人、家庭、社会的责任。”他在直播中提到了。

在张朝阳的带领下,搜狐虽然尚未实现“重返舞台中央”的目标,但已经从往年的亏损中实现了盈利。最新财报显示,搜狐今年第二季度营收1.95亿美元,净利润1200万美元,超出市场预期。其中,网络游戏板块贡献了1.57亿美元的收入,占总收入的80%。信佛的搜狐,生活似乎还不错。

除了《老有所养》,张朝阳也折腾了两年,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兴趣。他自己上英语课和物理课,带领搜狐赌知识直播。

随着互联网行业红利的消失,整个市场的游戏规则都在改变,每个人都要适应环境的变化。在这条人生的攀登路上,有登顶的阶段,有攀登的艰辛,更有低谷的煎熬。但无论如何,这三位老板已经用行动告诉了我们,太累了“躺一躺”休息一下是没问题的。休息完了,还是要“折腾”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郭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hufenghao.com/post/2606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 8月 22日 上午11:35
下一篇 2022年 8月 22日 上午11:42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