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b3在中国有没有可能性?

中国互联网界现在最热的两个概念,一是元宇宙,另一个就是web3。

据说如果跟z世代说元宇宙,他们一脸懵逼,但如果跟他们说web3,很多人秒懂。去年Facebook更名Meta之后,大众才接触到元宇宙,而此时web3在美国已经火了很多年,加密货币、DAO、去中心化,web3的革命性和乌托邦色彩充满了冒险和刺激,是适合年轻人的游戏,而玩家中也不乏中国的Z世代。

Web3如今在中国的创业者眼中是带有光环的,一方面是在大厂们一统江湖的web2的确看不到创业机会,另一方面是Axie、无聊猿等国外web3项目造富故事让人蠢蠢欲动。

但眼前的现实是,中国没币、没DAO,没公链,大部分人都悲观地认为web3不可能在中国发生,于是纷纷跑去新加坡。

那么web3究竟是什么?国外的web3生态目前是什么状况?中国真的不可能有web3吗?最近我在视频号直播采访了一位95年的小年轻Aaron,某机构的区块链、DID(去中心化数字身份)产品经理,同时在币圈泡了好几年,真金白银地玩过web3,我们一起来看看他眼中的web3是什么样子,以及web3在中国有没有可能性。

一、Web3的众生相

卢爱芳:web3是怎么发展起来的?

Aaron:如果要从源头来梳理,web3起源于中本聪 2008 年写的《比特币一个点对点电子现金支付系统》这篇论文。这篇论文去中心化的解决了一个双花问题(传统的金融账户是可以被篡改的,一块钱是可以花两次),到 2009 年的 1 月份,比特币的区块链才正式开始出块,而后区块链概念逐渐形成,这可以说是 web3 的一个基因。

web3 概念是 2014 年由以太坊的CTO Gavinwood提出的,此后七八年,随着人才和资金的涌入,区块链技术有了质的飞跃,到2021年生态爆发,算是完成了web3价值互联网概念的验证

web3经历了几波牛市和熊市。比如2017 年的ICO(首次公开发币)高潮,大家发现在以太坊上每个人都可以发币,不仅仅是平台方的那个以太币,自己写个合约符合ERC20 标准,也可以在以太坊上发币,那是一个牛市。

2021年是另一个牛市,由于疫情美国大放水推动了币圈的狂热,比特币的价格一度也飙到了 6 万多美元。2021年是区块链爆发的元年,出现了一些新公链的角逐,因为以太坊性能不足,所以爆发了一些新的公链承受以太坊的溢出,以及在以太坊上开发二层,但将来新的公链很难冒出来,因为市场可能已经饱和了。

在应用方面,先是DeFi(去中心化金融)火了,然后是链游(基于区块链的游戏),接下来是NFT(非同质化代币),一些基于智能合约的小图片,我的头像就是一个东南亚日系的NFT项目AZUKI。还有DAO(去中心化社区自治),出现了很多DAO组织,任何一个行业都可以做成一个DAO,目前没有一个规范标准出来。

Web3在中国有没有可能性?

2022web3生态图

Web3在2021年出现了市场过热,现在应该已经逐渐凉下来,美国加息,热钱回流,市场没钱了,自然就冷静很多。最新的数据是,加密市场市值接近9000亿美元,其中比特币占30%-40%,以太坊占14%。

卢爱芳:能否解释一下web3生态形成的逻辑,比如为什么出现去中心化的金融?它和传统的金融有什么不同?典型的案例是什么?

Aaron:从交易角度看,比特币是第一个加密货币,后面又涌现出了很多其它的加密货币,比较知名的有以太坊,当然还什么瑞波币、柚子、波卡、狗狗币、屎币等等。这么多币在哪里交易?所以就有了交易所,但都是中心化的场所。最初这些中心化交易所都很小,因为那时只有几种币,后来出现了很多长尾的小币种,中心化的交易所就满足不了交易的需求。

后来就出现了Uniswap,它是自动做市商的概念,任何人都可以把你发的币挂上去交易,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币圈的淘宝。你就可以把你的代币的交易对放上去,做一个市,然后别人去在你这个交易对上进行一个买和卖,比如说你把以太坊和 USDT 稳定币挂上去,我如果想买以太坊,我就用 USDT 去买你的以太坊,如果想卖了,就把这个以太坊再换回 USDT。

Web3在中国有没有可能性?

Uniswap上的交易

Uniswap是一个现象级的web3产品。其实在Uniswap之前就有DeFi,但仍然是传统的订单簿,就是你挂一个买单,有人挂了一个卖单,然后你们成交,没有把去中心化和智能合约用好。

除了Uniswap这种去中心化交易所,区块链上还产生了其它去中心化的金融产品,比如基于借贷协议的Compound 和Aave,,还有去中心化的保险等,去中心化金融本质上还是为了提高资本的利用效率,转移财富,用别人的钱赚钱。

卢爱芳:币太多了就衍生出DeFi, 那链游是怎么流行起来的,它跟DeFi有什么不同?

Aaron:链游早在2017 年就有了,最著名的就是加密猫,就是你花钱去买一只电子猫,这个猫再和其他的猫通过算法繁殖生成更多的猫,非常简单,没有任何游戏的体验。

大家玩链游的目的也是为了赚钱,非常强的金融属性。后来就发展到了Play to Earn,这是疫情下出现的一个畸形的东西,主要是在菲律宾东南亚这些国家,很多人没办法工作,所以有人就推出了Axie这款游戏。但它本质上还是一个资金盘,火了一段时间,代币从去年6月份的2美元涨到166美元,但很快就开始暴跌,现在价格应该又跌回去了。

Web3在中国有没有可能性?

AXS代币的价格走势

还有StepN,主打跑步赚钱,这种模式的游戏以前就有,他们用区块链重新再做了一遍。但这种游戏是没有实际的市场庞大需求,它只能是一个资金的游戏。

卢爱芳:Play to Earn这种模式跑不通吗?

Aaron:跑通了,但是它的生命周期很短,很快会死掉。现在的生产力不足以支撑 play都能 to earn。如果我们都 play了,那谁去工作,谁去帮你 earn?机器人吗?这应该是常识性的问题。很多人缺少常识,或者说人性的贪婪让人丧失基本了判断力,利令智昏。

卢爱芳:NFT呢?NFT是让web3破圈的产品,无聊猿的财富效应吸引了很多中国人扎进数藏领域,尽管中国不允许二次交易。

Aaron:NFT不是普通人能玩的,那是有钱人的游戏。有谁能从几个以太拿到100多个以太,就像没有人能从比特币零点几美元的价格拿到6万美元一样,但凡是个普通人,涨一两倍就抛了,没有人能经得住市场这大么大的波动。

而且NFT不像同质化的加密货币,有市场去给它做交易,没有交易的话,那它的流动性就非常差。除非有一些做市商帮你买来买去,但这需要很高成本。当然后面也有人想出一些其他的方法,比如NFT碎片、把NFT拆解成一万份、把 NFT 质押了去发币,但是它本质上不是币,买它的人也不是奔着币去的。

对于NFT来说,我的理解就两个东西,一个是市值,另一个就是流动性。流动性很高,没有市值,那就是一个非常小的盘子。有很高的市值,但是没有流动性,那这个盘子基本上死掉了。

NFT本质上就是一个图片,它真正的价值来源应该是版权。但版权这个东西在国内外都没有很好的应用,它很复杂。前两天新加坡发生一个案例,就是有人质押了无聊猿,然后这个时候版权归谁,谁也说不清楚。它是一个特例,现在没有法律针对这个东西。

Web3在中国有没有可能性?

无聊猿的市值和成交量走势

中国限制二级交易,太正常了。这么一个混乱的东西,一旦流动起来,不说金融风险,就是官司都会多得打不过来。

卢爱芳:web3在中国的创业者心目中来说是有光环的,你这么一说,感觉web3很混乱、很凶险。

Aaron:web3在国外很大程度上还只是一个金融的游戏,这个游戏有很强的赌博性质,而且注定不会长久。

一个web3项目能活多久,一看它的背景,二看它处在牛市还是熊市。强一点的项目比如StepN或者些大机构投的项目,可能活到半年,半年之后就会进入一个半死不活的状态,想死很难,想活更难。

差一点的项目,在牛市可能一个月的周期就结束了,因为它的经济模型就不允许它活很长时间,毕竟还是一个庞氏的金融游戏,这种游戏的生命周期非常有限,而且还有一个非常强的庄家在操盘。如果你去看它们的曲线,从上涨到巅峰,然后到归零,非常快。

所以国外币圈或者说区块链圈做了很多产品,大部分还是在割韭菜,尤其是链游和NFT。现在前十的NFT项目已经占了 70% 的流动性,剩下的一些项目流动性非常差,这还不排除有部分前十的项目还请了做市商帮它提供流动性。

区块链圈是很封闭的,人才储备是不足的。而且Web3这个金融的属性,非常不利于项目的推广,很难和实体结合。因为实体的周期会很长,不可能追求快速回报,而web3一个月之内投资的机构就要回本。

币圈的项目大部分没有监管,甚至连实名的项目都不是很多,即使有一些实名,一般用户也很难去判别,他随便搞一个官网,放一堆有的没的信息,很多信息都无从考证,项目的质量很难得到保障。

所以很多区块链的项目要么是跑路,要么就在跑路的边缘,因为它的项目本质上是不会产生正向的收益和循环。除非它做的是基础建设,不做体验类的。比如链游,真正能跑活的链游和NFT特别的少,可能 99% 的项目都会死掉。现实情况证明,大部分的项目都已经死掉了。

卢爱芳:web3只是一个金融游戏,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什么?

Aaron:因为很多项目都是没有实际需求的,没有说这个东西非得用区块链来做。Web3还处在金融游戏的阶段,没走到价值的阶段。

有这么一个说法,如果想真正铲除一片草,最好是种一片庄稼。但现在区块链里面,你没有办法产生一些真正的需求,那么你就没有办法去铲除这些草。接下来的应用也会基于这块荒地接着去种,只不过今天种的草可能是趴在地上,后来它长得高了一些,被你看到了,然后就去参与,你刚进去就被割了,这种草的名字叫做韭菜。

卢爱芳:加密货币这段时间跌得特别厉害,跟这种生态有关系吗?

Aaron:和生态没关系,它是周期性的跌。美国如果不放水的话,比特币的价格不会飙到这么高。就美国放水了,钱很快流到了币圈。无论放多少水,币圈都能承接住,因为币是没有评价体系的。

卢爱芳:巴菲特说比特币什么价值都不创造,白给他都不要。你刚刚也说到币圈是没有评价体系的,那一个web3产品究竟值多少钱,怎么来定?完全取决市场上资金有多少资金吗?

Aaron:区块链圈有一个词叫共识,就是这个产品或者这个币的价值是由它的共识来决定的。其实就是看有多少个人去用这个应用或者币,大致可以估算出它的价值,但这是非常主观的,每个人的结果可能都不一样。

说比特币没有价值,也不对。比特币还是有价值,它也可以用来做支付的工具,但是有必要把支付工具炒到这么高吗?也不一定。它更多可能是一个象征性的意义,它是去中心化协作最好的产品,经历了十几年都没死掉。

当然这里面肯定有人为的因素,背后肯定有很多的推手,比如说初期的一些鲸鱼(大资金),他肯定不希望比特币归零,只要不出现大面积的提币或者卖币的行为,比特币的价值永远不会归零。但对个人来说,你进去就能赚到钱吗?其实很难,因为你永远是一个接盘的角色。

二、Web3必须去中心化吗?

卢爱芳:讲了这么多web3的乱相,你认为web3应该是什么?现在很流行的一个解释是,web1 是只读、 web2 是交互读写, web3 是可读可写可持有。

Aaron: 说 web1 是只读、 web2 是交互读写, web3 又赋予你一些数据的权利,但其实这些特征并不能完全定义web3,只是让小白用户更快地了解 web3。我认为 web3是基于区块链的下一代互联网,刚刚过了概念验证的阶段,现还处在非常初级的一个阶段。

卢爱芳:web3的发展如此混乱,为什么还说它被验证了,还是未来的方向?

Aaron: 在web3 之前,有一个概念叫价值互联网,现在的互联网是没办法流转价值的,因为它的数据是可以篡改的。区块链的本质上也是一个数据库,不同之处是它是靠很多不同的节点去维护。这些节点是在不同的机构和用户手中,大家通过共识来记账,每个节点都保存一份数据,保证数据不被篡改,透明的。

Web2解决不了价值的问题。Web2的交易数据是可以刷的,我一直没办法相信 web2 的数据。你说你有这么多用户,你真的有这么多用户吗?但 web3 是可以的,不管你是真的 web3 用户还是你刷出来的 web3 用户,你刷的交易记录是可以看到的,它所有的东西都在链上,你个人是没办法去改的。

Web3过了验证阶段,就是说这个东西可以玩,但怎么活下去?有没有市场需要?现在日本、韩国这些国家,想把web3变成国策,制定国家的长效机制,但都刚刚提出来,想让它大规模的爆发是不现实的,因为还没到爆发的时间点。

现在web3大部分的应用都是金融属性。太多金融的人进入到区块链,金融属性这么强,对用户特别不友好,因为暴涨暴跌你是扛不住的,暴涨 99% 你可能出了,暴跌 99% 你可能就没了。前段时间有个新闻,一个35岁的程序员,三天时间千万资产归零。

Web3在中国有没有可能性?

交易量排名前十的web3项目  来源:NFTGO

我觉得下一阶段,等周期再次走到牛市,大概2024年,就会有一些产品做出来,web3会找到了一个好的方案,产品真的很硬,不像现在的纯金融游戏,不产生什么实际价值。

卢爱芳:web3必须去中心化吗?

Aaron: 区块链其实要给所有人的思想都换一个操作系统,这个操作系统很难换,因为人的思想非常固执,思想种子像病毒一样,动一些人的思想比根治新冠都难。

web3 的底层是去中心化,但去中心化现在更像一个社会实验,看大家在这么一个去中心化的基础上,能不能够去协作。结果很明显,可以去中心化,但是难度会非常高。而且很多情况下也没办法避免中心化,只要是人做的东西就不可能脱离中心。

资本不会让你脱离中心,因为脱离中心它就没有办法去赚钱。治理上也不可能脱离中心,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参与治理。去中心化还出现了很多的问题,包括去中心化了还发生贪腐的问题。所以这个行业发展非常慢,2008年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,发展得非常缓慢。

卢爱芳:你认为web3最终也有可能还是中心化?

Aaron: 任何一个行业,就像web2刚开始也标榜去中心,最后还是以中心化结束。没有人不想把钱拢在自己手里,刚开始 100 个币,大家一人一份。后来少数聪明人就会想办法去把你的币转移走,这才是金融的本质,要不然谁去干金融,如果不和实体结合,就是零和博弈。

如果世界真的用去中心化的方式运转,那么崩盘可能就在下一秒,因为太混乱了。去中心化只是一个好方案,但这个方案怎么用,用在什么地方,去中心化去到什么程度,这才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。

三、中国可能有web3吗?

卢爱芳:现在很多人认为,中国不允许加密货币的交易,又采用联盟链,中国是不可能有web3了,你怎么看?

Aaron:有人说什么中国没有 web3,其实中国没有 web2才是真的。中国在 web2 领域除了做了产品以外,没有什么控制权,根服务器还是在美国, IP 地址分到的也很少,没什么主权。

真正懂区块链的人都知道,搞联盟链并没有错。公链性能很差,联盟链性能很高,除了不是特别去中心化,没什么缺点。区块链刚开始是冲着去中心化来的,但大家也看到了,去心化的社区管理很混乱。

从web2到web3,中国完全没必要跟着美国走,总是在别人的框架下面玩是没有出息的,美国一改规则,你又要跟着去学,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去制定一个规则?中国有庞大的理工科和程序员的基础,为什么要跟着国外去搞什么胖协议瘦应用呢?我们就搞应用有什么不可以?我们自己定一套协议自己玩有什么不可以?

美国是玩金融资本的,你和他玩金融资本你肯定玩不过,美元本身是具有主导权的。中国是想把产业资本做起,和美国完全是两条路,可以说脱钩。中国这套玩起来的话,真正能够做的事情会比金融资本能够做的事情要大。

卢爱芳:中国的web3可以走什么样的发展路径?

Aaron:中国现在区块链主要应用于B端,比如存证、溯源等,C端技术还不成熟,不是强需求,国外也只是搞搞DeFi。中国如果要放开面向C端的服务,一定要有很清楚的法律框架和标准,不可能像美国那样,发个白皮书画个饼,先把币发了,把钱收了,投资机构先回收资本,然后再来谈建设,建不建设还是另外一回事,这种玩法有合理的部分,不合理的部分只要玩过的人才知道。

比如说一个项目,发完币收完钱之后,最后来一句“ sorry 我退网了”,这很显然不符合商业道德。但跟资本谈道德有点就像羊,它是狼,你和狼谈道德只能说很愚蠢。

卢爱芳:web3的优势不就是透明,所谓的代码即法律吗?

Aaron:区块链的交易流程是透明的,但它的玩法并不是对每个人都透明,比如说有些规则就是很内部的,金融靠什么赚钱,就靠信息差。你都不知道去赚谁的钱,更别说接触到这些信息了,肯定进去就是被割。

其实不止区块链,任何一个带有金融属性的领域,比如说炒鞋、炒蒜什么的,本质上就是猎杀,大资本去猎杀小资本,小资本去爆仓散户,就是大的吃小的,永远不会变。美国是自由市场,强者生存,弱者淘汰。但是中国不会像美国这么搞,会温和很多。

卢爱芳:听起来 web3一点都不美好。

Aaron :web3 是美好的,只不过它很难建设。中国古代就有逍遥游,大同社会,桃花源、到后面的什么三民主义,每一个领域在革新的时候,不管技术革命、科技革命还是社会革命都会出现这种东西,因为它能迅速凝聚最大共识,迅速让别人听懂你在干啥。

我告诉你web3赋予你权利,你乐不乐意要?你肯定乐意要,我们白送你权利,谁不要?我们一群人革团结起来去革大厂的命,把你的权利从web2大厂垄断的手里夺回来,你乐不乐意?每一次革命都是本质上就创造一个新空间,从旧的空间把财富搬过来,然后再发展调节,到一定周期之后再来一次。

Web2刚开始的愿景也很好,没有它之前,你的生活枯燥无味。但现在开始垄断了,Facebook 侵害你隐私, Twitter 造假数据。好多东西不是技术的问题,是人的问题,是人想利用技术来垄断。

web1 的愿景也是很好,但问题是后面的发展肯定会和初衷偏离。去中心化是愿景,中心化是结局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奇遇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hufenghao.com/post/513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 6月 28日 下午9:46
下一篇 2022年 6月 29日 下午3:48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