堕胎&枪,美国的路线斗争

最近美国最高法院是连续狂操作,23日,推翻纽约州一项控枪法律。这一结果扩展了拥枪权,也意味着控枪违反宪法精神。24日,又推翻了罗伊诉韦德案,变相宣布,各州可以自行决定州内女性能不能堕胎,怎么堕胎。

控枪和堕胎,隔三差五就能扯一遍。咱们中国人就是无法理解,但这真就是大美利坚国情在此。表面看是枪支和肚子,本质却是权力解释权之争。

今天我们就聊聊控枪和堕胎背后的美国问题。

堕胎问题的由来

首先我要告诉大家,新闻没有告诉大家的事情,就是很多人说这次最高法院推翻了罗伊诉韦德案,相当于剥夺了女性堕胎权。

这种解释是非常不严谨的。不管是宪法,法律,还是判例,从来就没有给女性堕胎的权力。这次的中心事件是罗伊诉韦德案,我们就先说一下这是个什么事儿。

在美国古代,堕胎不是一个问题。伊利诺伊州立大学历史学教授雷根,就写了本书,《当堕胎变成犯罪》,讲的就是美国堕胎的历史。

堕胎&枪,美国的路线斗争

书中说到了在1880年以前,堕胎对于社会来说不是一个尖锐的话题,甚至最保守的天主教都不认为肚子里头的婴儿是生命。

古代的小孩儿是家庭未来的劳动力。但是在变成劳动力之前,家庭是要承担抚养费用的,那个时候卫生技术和营养产业也不发达,很多小孩儿压根活不到变成劳动力,所以很多家庭都会根据经济状况决定是否堕胎。

内战以后,美国快速发展,大量外国移民涌入美国,寻找美国梦。

老白男害怕这些新移民生的太多,夺取人口优势。各个州就在1880年代陆续推出了禁止堕胎的法律。

但是立法不能说我害怕被人夺舍,这样不体面,所以就要包装成尊重生命,还有上帝爱人……此后出生的美国人,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,接受这套话术,久而久之反堕胎变成一种道德和政治信仰。

到了1960~1970年代,美国民权运动兴起,其中妇女权益团体就把堕胎当做了一个政治目标去争取,然后就有了这个罗伊诉韦德案。

罗伊是个化名,是个得州女孩,1969年的时候意外怀孕了,当时得州法律规定,除非强奸导致的怀孕以外,一律不许堕胎。罗伊去找警方开强奸证明,但是被拒绝了,就只能去地下诊所,结果这诊所又被警方取缔了。走投无路,生下孩子,养不起只好交给寄养家庭。

于是罗伊决定起诉得州达拉斯郡政府,代表郡政府应诉的检察官叫做韦德,所以这个官司的名字叫做罗伊诉韦德案。

有趣的是,由于地方法律明文禁止堕胎,已经成功把受害人关到了权力的笼子里,所以罗伊只能剑走偏锋。

她起诉的理由是,政府侵犯了她的隐私权,逻辑是警方取缔诊所,就相当于把她堕胎的隐私给曝光了。

这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1973年的时候,最高法院就判罗伊胜诉。

堕胎&枪,美国的路线斗争

1973年的最高法院

判决理由也非常绕,最高法院说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里说了:

不得未经正当法律手续,使任何人丧失其生命,自由和财产。

然后继续延伸解释,自由权包含隐私权,而州政府禁止女性堕胎的法律,在执行过程中,会曝光女性怀孕或堕胎的想法,这就属于侵犯了隐私,所以违宪。

那对于州政府来说,我只要研究出怎么不侵犯你隐私就可以了。

和堕胎权本身没什么关系。

这里我给大家解释一下,美国权力运行的规则。

美国最高法院有一个权力叫做违宪审查权。就是说,国会立法、行政命令、司法案件,它都能去审查是否违反宪法和宪法精神,一旦裁决一个事情违反,那就变相给了这个行为的对立面,宪法权利。

我们举个例子。

假设拜登今天签了个行政令要禁止说脏话,最高法院说这违反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,所以不能说脏话的反面。于是“说脏话”,就变成了一种宪法权力。

归根结底,只是膈应了州政府,让他们在制定反堕胎法律的时候不能那么明目张胆。仅此而已。

之后也的确如此,一直以来也就是那些保守州想要干涉女人的肚子,自由州本来就可以自由堕胎。

比如保守州的经典操作“心跳法案”

说怀孕1~12周可以自由堕胎;三个月以后,算生命,政府就可以以保护孕妇的健康为理由,开始限制堕胎;28周以后,除非妈妈受到生命危险,否则不能堕胎。

现在推翻了罗伊诉韦德案,说的也不是剥夺女性的堕胎权。因为这事儿不需要授权的,就好像呼吸、吃饭、健身,你想怎么处置自己的身体,是不需要授权的。那能堕胎的地方还是能堕胎,唯一的区别就是,保守州在反堕胎的时候不用绕弯子保护隐私了。

所以这次判决出来之后,不单单是女性,还有一些反科技霸权的人士也开始惊慌,但他们的逻辑是如果隐私权不是宪法权利了,那么以后大公司要监听我岂不是合法合理?!

说来说去,核心精神,就是联邦和州,到底谁说了算。

这一次的胜利,是保守派精英,推翻了联邦政府干涉地方政府立法权的胜利。

所以在大法官阿里托的判决解释里就明确写到了:是时候把这个权力交还给由各州人民选举出来的各州立法代表。

堕胎&枪,美国的路线斗争

阿托利法官做的判词

破案了吧?

表面看是女人肚子的问题,其实就是联邦和州的政治斗争。

我们说完这个政治问题,我再帮各位观众解释一些疑惑。

我看到一些人说,这个州不能堕胎,那就去其它州呗?没错,富人是可以的,去其他州,甚至出国都行。对于穷人来说,手术费,交通费,还有手术之后要不要疗养。最后就变成了剥削穷人。

那这样下来,优生优育就变成了富人的特权,各种意外怀孕也让底层失去了优生优育的机会。

还有一种比较极端的声音:“谁让他们只追求性的愉悦,不做好保护措施。”

首先避孕措施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,而且做不做保护措施,主要的行为方其实是男性。

我在美国读大学时,在兄弟会里头,就听过有人聊,说只要墨迹几句,女同学碍于面子或者气氛使然,不戴就不戴了。甚至有人缺德,戴一半偷偷摘了,这可都是大学生啊,你说她们没有相关知识吗?就是遇上混蛋了呀。

希望看到这儿的男生,在这件事儿上,要主动负责任;女生们,也不要碍于面子,保护好自己。

还有另外一种情况,就是身处底层的年轻女性根本没机会受到性教育,尤其对于底层女性,她们在性方面就是极其弱势的群体,教育、生活环境等等方面的信息鸿沟,导致缺少这方面的认知。

所以有些朋友,不要敲敲键盘动动嘴皮子,就把责任怪到女性不好好保护自己身上。

不要总是惩罚弱势群体。站在道德高地上不冷吗?

枪支问题的由来

讲完堕胎,我们再说说控枪的事儿。美国的枪击案已经多到感觉无话可说了,武器越来越先进,案件越来越爆炸,大家还记得吗?

特朗普刚上任的时候,在赌城拉斯维加斯发生了一个严重的枪击案,有个枪手在酒店楼上扫射楼下广场上的人群。

堕胎&枪,美国的路线斗争

今年5月已经发生两起特大枪击案了,一个是有个枪手跑到一个超市线上直播杀人,另一个是枪手跑到小学里面杀小孩儿。

每次出事儿都已经是有套路了:

先是怒斥暴行,然后挖掘枪手心理问题,跳出一两个圣母宣布原谅枪手,把枪手和死者放在一起进行祭奠,然后大家就开始声讨警方和政府,讨论控枪,保守派就会跳出来反对控枪,明星出来表演一番,最后不了了之。

美国人持枪的来源是这样的,就跟堕胎一样,一开始是实用主义,后来被不断政治化利益化,最后变成无法解决。

最开始是国防需求,美国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,都没有常备陆军,准备打了再组织,美国独立战争的时候,就靠民兵。

堕胎&枪,美国的路线斗争

独立以后,这持枪就被赋予了一层反抗暴政的价值。然后在宪法中就规定,纪律良好的民兵队伍对于一个自由国家的安全实属必要,故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予以侵犯。

但我们也知道,今天的美军是世界最强大的军事力量,老百姓持枪反抗暴政,这更多只是一种象征性的事情。 

第二是现实需求,很多人都住在与世隔绝的大农场。当有土匪,强盗或者野生动物出现的时候,来不及去找警察,需要武器防卫。

对于城市来说,持枪没必要,所以在80年代以前,美国各大城市都有严格的控枪法律,普通人几乎无法持有枪支。

后来也是因为两个判例,改变了大家的思维。

第一个案件,1975年,在首都华盛顿,有两个歹徒入室抢劫,然后性侵房东,两名房客发现并报警,但是警察因为调度失误一直就没有来。后来歹徒又发现了这两个房客,把他们三人蹂躏了14个小时后,成功逃脱。

事后三人起诉警方,案子一直打到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,结果法官们认为警察保护的是广义的公共治安,对于具体的人没有保护的义务,判这三个人败诉。

第二个案件,1999年,一个离异的父亲在非法定探视时间,私自带走了三个女儿,妈妈报警,结果警察没来。第二天上午,这个父亲持枪追杀前妻,在交火中被警察打死,但在此之前就已经杀害了三个女儿。

后来妈妈就起诉当地警方,官司打到最高法院。判决也是认为:

警察的义务,在于保证,罪犯被绳之以法,没义务干预正在进行中的非法行为,所以警方没有错误。

这你让老百姓怎么支持禁枪?

除了司法问题,持枪支持者还建立了利益集团。今天全美最大的利益集团就是,全国步枪协会NRA,其1871年成立。最开始是为了提升年轻人的射击技巧,1903年进校园推广射击运动,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视察时被当街爆头,继任总统林登约翰逊就签署了枪支管理法

一些铁杆拥枪派,开始担心自己的用枪权会被剥夺,NRA内部的强硬派趁势崛起夺权,利用冷战情绪操控组织,不断把拥枪和意识形态互相捆绑,并开始积极参与政治。

NRA坐拥500万会员,能够直接影响的选票更是多达1500万张,会费加企业捐款,年营收超过4亿美元。

每到选举时期,资助各地拥枪派政客选举,印刷大量的传单,标注拥枪派候选人,号召大家投票。这种内卷式选举,会让拥枪派政客内卷比赛降低枪支管控,而控枪派议员,为了选举也不敢太触怒NRA。

结果就是美国的枪击案数量越来越多,2021年比2020年多了52%,比2017年增长了97%。

那就有人问了,美国是不是很不安全,像个战场?

也不是,就好像我们前面在堕胎那个部分,这还是在伤害穷人。

我们能看到的美国的枪击案,都是极端案件,属于少数。更多的枪击案发生在无人问津的穷人区,最多的枪杀还是自杀。

富人的安保非常好,地税交的多,吃税款的警察也更愿意去那些地方提供保护和巡逻。禁不禁枪,最后子弹还是打在穷人的身上。

还有一些朋友会说,枪是工具,关键还是看人的动机。这种话也不负责任的,我们不能抛开剂量去谈毒性。

同样,我们不能抛开工具的杀伤力去谈动机。

持刀的歹徒杀伤力就是比持枪的歹徒差,这个是客观事实。如果想自杀的人没有枪,那么很有可能他伤害不到自己的要害,或者自杀行为进行到一半,害怕了就停止,这全部都有补救的措施。

我们生活的社会很复杂,我们永远不可能解决每一个人心里面的动机,但是可以通过治理手段,把工具的杀伤性降到最低。

美利坚特色国情

最后我们要说的,其实是美国的体制问题。

我看到观众问我说,看新闻感觉全美的人都反对,连总统都反对,为什么还可以推翻罗伊诉韦德案?

第一,美国的多数新闻媒体是自由派控制的,所以你只能看到自由派的抗议,很多保守派已经在庆祝了。而且从传播的角度上来说,人群在最高法院的大楼前抗议的画面,比几个红脖子在房车前头喝酒庆祝的画面要震撼得多。

第二,美国是三权分立,这个决定是最高法院做的,总统管不到。

每次我们聊美国历史,就会有一些人嘲笑美国太年轻。但大家想过没有,美国宪法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还在使用中的宪法。所有现代宪政国家在它面前全都是弟弟。美国的立宪精神来自于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的三权分立。

也就是行政立法司法相互监督、相互制衡。

堕胎&枪,美国的路线斗争

比如总统可以否决国会的立法;总统提名的官员和每年的政府预算都需要国会批准;最高法院大法官终身任职无人可以挑战,但是大法官是总统提名的,国会审批的。

这其中有一点很有意思,咱们一直反复说的,最高法院的这个违宪审查权,并不是一项宪法赋予的权力,而是最高法院自己摸索出来的,最后变成了大家都接受的政治习惯

进一步挖掘,这个权力会导致最高法院变相获得立法权,因为宣布违宪,会让违宪情况的反面,变成符合宪法权。

那最高法院就客观事实上变成了美国众神。

宪法赋予最高法院法官终身制,是为了让他们保持中立,但是人怎么可能中立呢?所谓宪法解释,不就是根据法官的个人经验和个人对法律精神的解读么?

那就是一种掺杂着主观的伪客观啊。

更搞笑的是,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是由总统提名的。

总统会根据自己的立场来提名,直接按照这些司法工作者过往的论文和判例,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立场的。这就是主观选择。

特朗普运气太好了,他任内最高法院出现了三个席位空额,他火线提拔了三个保守派大法官。

目前的格局就是五个保守派,三个自由派,一个中立派。结果就是,只要保守派的法官不出现变故,共和党哪怕拿不到国会跟白宫,也能坐稳铁桶江山。

堕胎&枪,美国的路线斗争

特朗普提名的三位大法官

这跟法治又有什么关系?

再往下推,这种违宪变相立法的规则,甚至严重破坏了法治精神。

大家想想,法律是什么?法律是为了进行社会管理而制定的规则,也就是说社会中出现了需求,就需要法律,这是很理性客观的事情。

那么立法的过程应该是首先出现思潮、社会结构跟生活方式发生改变,立法者根据新的情况制定法律,满足社会的各个利益方,让社会可以继续向前。

但是这种靠判例来进行伪立法的行为,会不断导致立法的破碎。因为九个人各自闷在屋子里,写个文章,就把一个事儿给定调了,最后谁都不可能满意。

一个完善的法律首先有中心思想,然后对各种情况进行阐释,最后再配合如何执行,如何惩罚,如何调解。这才是一个完整的法律。

可是你最高法院只不过是弄了个精神,就让某种概念变成宪法权,直接越过了完善的立法过程,那最后可不就是大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谁都说不过谁,导致社会撕裂。

我这里跟大家说一个优秀的司法工作者,就是前年去世的金斯伯格,很多自由派和女权支持者都很喜欢她。

按照她的立场,理论上应该是支持罗伊诉韦德案的,但是当年这个案件在讨论的时候,还在做民权组织法律顾问的金斯伯格就提出反对意见,认为这种判决相当于阻碍了正常的立法保护堕胎权的流程,彻底把这个事儿政治化了。

堕胎&枪,美国的路线斗争

截图

后来她进入最高法院,回忆这个案子还强调,堕胎其实是一种医学行为,所以法律应该以医生为中心,而不是以女性为中心。

她又强调,女性在堕胎问题中,最大的阻碍其实是缺少资金,而不是缺少权利,所以最应该建设的是救助基金。

各位看,虽然有立场但是又能在关键时刻保持冷静中立,在工作上保持了冷静中立但是又不忘要有社会同理心,这就是一个优秀的司法工作者应该有的操守。

但是金斯伯格已经死了,其实金斯伯格所代表的这种美国的法治精神也已经所剩不多。

这一次两个判决,就是保守派最核心的精神胜利,也就是州权至上的联邦制。

这就必须要说我的观察了。就是保守派精英们最核心的目标,什么生命权、自由权,都是掩护,他们最核心的目标就是保护联邦制

就是恢复当年建国之父杰佛逊一派人马的梦想,也就是地主贵族共和制。

说白了,你中央别来插手我地方。

我看到一些报道说,保守派走了一步臭棋。因为今年是中期选举年,此前美国选民最关注的四大问题分别是通货膨胀、暴力犯罪、移民新政,疫情控制。拜登政府在这四个方面做的全都不好。

你保守派大法官这个时候通过裁决,就会让很多不那么关心政治的自由派女性积极关注政治,然后参与投票。导致占有优势的共和党可能受到冲击。

这是错看了美国政治。

这些大法官不是保守派政客,他们是保守派天神,他们要的不是一城一池的得失,他们要的是最终的结构性胜利,系统性胜利。

这些人最理想的模型是,除了宪法中铭文归联邦的,其余都归州政府,归根结底,就是地主和地主的精神后代们希望永远说了算。

在美国的古典保守派公知眼中,只要有选举和联邦制,他们就可以江山万代不变色,这是他们最大的正义。哪怕这会导致社会撕裂,哪怕这会导致统治工具的失灵。

个人观点

今天我主要是想给观众们解释整个来龙去脉。

另外,也千万不要因为我在第三个章节说的比较激烈,而认为美国社会要完了。美国社会是表面混乱,但是它是世界帝国,在全球有大量的减压阀,所以能够长期维持动态稳定。

也不用矫枉过正,比如我就看到国内互联网上在这件事儿发生后,又开始有人反思了。说实话,有点好笑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咱不用替美国人操心。

每个大国在建立和成长的过程中,都会有出现各种“坑”。能总结,就能跨越,那么国家就会向前发展;不能总结,不能跨越,那么社会的某一个部分就会掉到这些坑里面。

我反对用别人表面的问题来反思自己,但是我呼吁要挖掘别人掉坑的底层逻辑,来客观审视我们自己。

好了,以上就是本期内容。祝大家变得更强,我们下次再见!

原创文章,作者:奇遇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hufenghao.com/post/520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 6月 28日 下午5:59
下一篇 2022年 6月 28日 下午9:40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